8.09.2006

水母


2005年5月31日
遺世獨立的深灣關閉前的一天,
我在沙灘上望著水母發呆
腦袋給光潔澄明的屍體迷住了

又進又退的潮水反覆拖拉
它走了 又回來 
走了 又回來

太陽往西方移動後不久 我也往家的方向去
也不清楚它終歸有沒有回到大海

2005年5月31日
我為它拍了大概三十多張照片
最後保留了十多張

有時興幸擁有冷凍記憶的工具
有時不


17.10.2005

7.28.2006

為書籍的一生



十九世紀未二十世紀初俄國革命前著名的出版工作者伊凡‧德米特利耶維奇‧綏青,窮一生的精力投入出版工作。五十年的出版工作,生產了大量高質素的小說、兒童圖書、教學用具、百科全書、成人/兒童/學校用參考書等等。印刷一絲不苟以及價錢廉宜,對象都是低下階層的平民,農民,大力推動識字的普及運動與農村學校教育。

優 質圖書賣買在大城 市,貴價貨流不入窮人市場。窮人買到的大都是通俗圖書、粗劣的神像圖畫,全都是靠居無定秉的小販在市集的圖書市場入貨,穿洲過省帶到不同的小鎮農村分銷。 小販入什麼貨,地方人就看什麼書。綏青以靈活的頭腦,善良的心,運用小販的分銷書本的能力散播知識的種子。

沒有富有的家庭背景,沒有勢力通達的關係,有礙出版自由的法律,他都靈巧地繞過,然後創造了全俄國的出版事業。不同界別的知識分子(關心人民教育一類),科學家、作家、畫家、社會運動家提供內容知識,綏青則想盡方法出版及散播到更遠的地方。

在今天,我口袋裡有錢,但我在書店的雲雲書海中,就是看不到分工合作,全情投入的專業精神。

7.19.2006

昨天的我


很多人不喜歡《情癲大聖》,有劉鎮偉迷亦有所感。熟悉場景、情懷的雜碎拼貼,心思都放在「精美」CG上。
倒記得有段戲很是精彩,唐僧在沙上寫下 「世間難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」一句,風一吹,不留行跡,哀怨到暈。看時我是不自覺地抽了一口涼氣。
可以聯想主角在兩難之中,「害怕負了別人」,不願得失任可一方,對兩者皆有承擔感。那一刻很是感動。但只是短短數月,我卻有不同的感想。

這句對白驟耳聽來有情有義,推敲下去卻甚有自我束縛的意味。兩樣都想要,但係就忘記了自己,確實是凡人的最佳寫照:喜歡留戀、喜歡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。手手腳腳都上了鎖,獨自著迷得不想拾起在腳邊的籲匙。

7.14.2006

武功被廢之後


可以想像俾人廢?武功之後0既日子變成點樣?
如果你唔介意冇哂武功,
甘你就大把時間印印腳做下以前行走江湖有心冇時間做0?

如果你好介意冇哂武功,
之後又有咩好做呢?

7.12.2006

六月十七日的月亮尚圓

怱怱趕出不到一千字立即交貨,5am才來個花灑浴,洗去一半睡意兼遲交貨的歉意。

初十七月色好極了,一小角褪了少許光,成不了全圓─像

瑪蓮‧德烈治煙視媚行但不損其高貴氣質

加利‧谷巴火柴身型著上軍服狀甚狷介卻依然沉著搶位

阿道夫.門吉歐外型輸蝕卻淹不住翩翩風度

(《摩洛哥》1930)

舊片點都好睇,新片泰半不甚了了,怎麼辦?

人類拍電影已無新意了嗎?

是人類忘記電影發明的啟示而蒙上江郎才盡的煙幕了吧?

月光正下沉,雀仔聲上揚!時為5:17am模達的一個電影場境!


7.10.2006

第一個


第一個blog
第一個我們的第一個!
今天心情不佳,特製此blog,立此存照。
萬語千言總不及一個眼神。
不想說話的時候,來一個眼神就夠。